<code id='j6sqb'><strong id='j6sqb'></strong></code>
<ins id='j6sqb'></ins>
<dl id='j6sqb'></dl>
  • <i id='j6sqb'><div id='j6sqb'><ins id='j6sqb'></ins></div></i><fieldset id='j6sqb'></fieldset>

    <span id='j6sqb'></span>
    <acronym id='j6sqb'><em id='j6sqb'></em><td id='j6sqb'><div id='j6sq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j6sqb'><big id='j6sqb'><big id='j6sqb'></big><legend id='j6sq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<i id='j6sqb'></i>
  • <tr id='j6sqb'><strong id='j6sqb'></strong><small id='j6sqb'></small><button id='j6sqb'></button><li id='j6sqb'><noscript id='j6sqb'><big id='j6sqb'></big><dt id='j6sq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j6sqb'><table id='j6sqb'><blockquote id='j6sqb'><tbody id='j6sq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j6sqb'></u><kbd id='j6sqb'><kbd id='j6sqb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1. 債主的記憶力比債戶強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4

              相傳在東漢末期,在一個不知名的小城裡發生瞭那麼一件奇事:
              小城裡有一戶人傢,傢中隻有兩個人,男人默忍風和女人陸子娟,倆人是夫妻關系。默忍風的雙親都去世得早,平時遇到什麼事,都是舅舅幫助他們。舅舅叫李虎,單身(也不知道他為什麼不收親),所以,他對這個外甥就像對自己的兒子一樣。默忍風也對舅舅很好,但凡遇到大事都要征求舅舅的同意;並讓舅舅定期到自己傢中做客,舅舅也感到很欣慰,就同意瞭。
              今天又到瞭舅舅來的日子瞭,小倆口弄瞭一大桌好吃的,準備款待舅舅。可在傢門口,左等右等,直到傍晚瞭,還不見舅舅來。默忍風心急如焚,"莫非舅舅他老人傢在路上摔著瞭".默忍風打著火把,沿著十幾裡的山間小路,一邊呼叫舅舅的名字,一邊仔細的尋找。一直到舅舅傢的院門外,院門是從裡面鎖著的,還隱隱約約聽到有人在不斷的呻吟。默忍風把耳朵傾在院門上細細的聽,臉色一下子就暗瞭下來,馬上就破門而入,原來那呻吟是舅舅李虎發出來的。默忍風沖向舅舅的房間,看到舅舅面色蒼白的躺在地上,口中不斷的發出呻吟。默忍風的心狠狠地抽動瞭一下,眼淚瞬間就佈滿瞭兩頰,猛撲上去,抱起舅舅就往郎中傢中趕。郎中看到病人是李虎,無奈的搖瞭搖頭。
              原來,李虎幾天前才來找過郎中,郎中給他診過脈之後。說:"你這病,我從來都沒有遇到過,不知道怎麼治,但我可以先給你抓戶藥,你拿回去吃吃看".就這樣,李虎找瞭好幾個郎中,吃瞭許多藥,可病就是不見好轉,才上演瞭之前的那一幕。
              之後,李虎被外甥接到傢裡養病,可治瞭大半年,病仍然不見好轉。李虎覺得自己對不起外甥,拖累瞭外甥,就說:"我下輩子就算做牛做馬,也會還你們恩情的".默忍風聽後非常生氣:"舅舅,您別這樣說,我就你這麼一個親人瞭,你可不能說這種話呀"!李虎聽後,也就不再說這樣的話瞭。
              有一天晚上二更天,陸子娟被一陣輕輕的腳步聲吵醒,向窗外望去,很模糊的看到一個人影朝驢棚走去。當下就想:"是不是賊呢",於是就叫醒瞭默忍風。默忍風去驢棚一看,待產的驢子好好的睡在驢棚裡,沒什麼事,就想可能是舅舅起來解手吧。也就沒在意,回屋繼續睡覺瞭。
              到五更天的時候,小倆口都醒瞭,正準備起床的時候。聽到從舅舅屋裡傳來一聲哀叫,小倆口迅速的沖向舅舅的屋中,見舅舅毫無聲息的躺在床上,很明顯的看得出‘舅舅已經去世瞭’。可還沒等他們哭出聲時,從驢棚裡傳來一陣聲響,去驢棚一看,見到母驢正在產子,小倆口相互對望瞭一眼,似乎明白瞭什麼。
              從此,默忍風對待小驢比對自己都還要好,並且叫小驢為"舅舅".小驢也特別的通人性,默忍風做事之前,也會去問小驢,小驢也會用搖頭或點頭來回答他。時間飛逝,小驢長大瞭,可駝東西時,默忍風依然是寧肯自己多背點,也不願"舅舅"多駝一點。
              一天,默忍風要去街上購買日用品,問"舅舅"是否要去,"舅舅"點瞭點頭。就這樣,一人一畜出瞭門,當走到一個賣陶器的地攤時,"舅舅"猛地脫開韁繩,沖進地鋪就是一陣亂踏。默忍風和賣陶器的老板都驚呆瞭,最後還是默忍風先反應過來,馬上去拉住"舅舅".並哭喪著臉說:"舅舅,您怎麼能這樣做呢?這麼多陶器,我怎麼會那麼多錢來賠給人傢呢"?賣陶器的老板很是憤怒,卻止不住驚奇,就問瞭一句:"你為什麼叫一頭驢為舅舅呢"?默忍風就把舅舅如何成為驢的原因給賣陶器的老板說瞭一遍,當賣陶器的老板聽說舅舅的名字叫李虎時,整個人都呆住瞭。默忍風叫瞭好一陣,他才回過神來,並說:"不用你們賠錢瞭,你們走吧"!這次換默忍風呆住瞭,可一會就回過神來,並問:"為什麼呢?您與我舅舅有交情嗎"?賣陶器的老板頓瞭頓,說:"那我給你講個故事吧!"
              原來,這個賣陶器的老板叫秦靖,在年輕時和李虎是交情甚厚的同窗,與他們接觸的比較多的還有一個女孩,叫殷婷。同時,在殷婷和李虎很小時侯,兩傢人就訂瞭娃娃親。可是,倆人還沒有完婚的時候,秦靖就向李虎借瞭一筆錢,說是要外出謀生,同時把殷婷也拐走瞭。李虎被同窗出賣瞭。發誓要報仇,奈何沒有秦靖的任何消息,也就擱下瞭一塊心病,再也沒有成親,一直是單身。
              世間事,無奇不有,"債主的記憶比債戶的強"更是比比皆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