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3oan'></span>
<acronym id='3oan'><em id='3oan'></em><td id='3oan'><div id='3oan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3oan'><big id='3oan'><big id='3oan'></big><legend id='3oan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<ins id='3oan'></ins>

  • <dl id='3oan'></dl>
    <i id='3oan'></i>
    <fieldset id='3oan'></fieldset>

  • <tr id='3oan'><strong id='3oan'></strong><small id='3oan'></small><button id='3oan'></button><li id='3oan'><noscript id='3oan'><big id='3oan'></big><dt id='3oan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3oan'><table id='3oan'><blockquote id='3oan'><tbody id='3oan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3oan'></u><kbd id='3oan'><kbd id='3oan'></kbd></kbd>
  • <i id='3oan'><div id='3oan'><ins id='3oan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3oan'><strong id='3oan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信義無價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2

              清朝末年,江南有個村子爆發瞭瘟疫,死瞭好多人。這村子中間有一條馬路,馬路將村子分成瞭前村和後村,奇怪的是,染上瘟疫的全都是後村的村民,前村還沒發現一例染病的。

              有個叫李山的村民盡管住在前村,但他的兒子剛剛出生,為瞭安全起見,他還是決定舉傢搬遷至千裡之外的嶽父傢。臨走前,李山去後村與他的好友陳宏道別。

              進瞭屋,隻見陳宏與他妻子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。見李山來瞭,陳宏才吃力地開口說道:“你別過來,我倆都染病瞭,可能快要死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李山心中一驚,說要替他倆請郎中。陳宏苦笑道:“哪有郎中敢來啊?你別白忙活瞭。”他伸手指瞭指墻角的搖籃:“你若有心,就幫我將兒子撫養長大吧。”說完,他就暈死過去。李山強忍悲痛,當即抱起搖籃中的孩子,走瞭。

              當天,李山就收拾東西,舉傢投奔嶽父去瞭。誰知走到半路,先是遭遇山賊,一身的盤纏全被搶瞭,接著其妻李氏又不慎跌落陡坡。待李山把她背上路基,人早已昏厥瞭。

              這下,李山可謂是叫天天不應,叫地地不靈。兩個嗷嗷待哺的嬰兒加上昏死的妻子,可如何是好?正在這時,不遠處傳來幾聲鈴鐺響,李山定睛一看,原來是一個郎中,正迎面走來。

              李山趕緊上前向郎中求助,郎中將李氏的褲腿卷起查看,斷定是腿部骨折,便扭頭對李山說:“情況很嚴重,你現在背她上我的醫館,要快!”

              李山嘆氣道:“實不相瞞,我的錢全被山賊搶瞭,現在身無分文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郎中道:“救人要緊,其他好說。”這郎中姓趙,原是這一帶的名醫。由於李氏的傷情嚴重,隻得暫時在趙郎中的醫館住下瞭。而這一住就是兩個月,一傢子吃穿用藥,全靠趙郎中接濟。李山實在過意不去,便對趙郎中說:“內人已可下地,我們這就打算重新上路瞭。可您的大恩大德,我該如何報答呢?”

              趙郎中擺擺手,勸李山不必放在心上,趕緊上路便是。李山當然不能答應,說什麼也要趙郎中提出回報的條件來。趙郎中見李山心誠,沉吟半晌,也就說出瞭自己的想法。原來趙郎中的妻子不能生育,而李山夫妻一來窮苦,二來李氏腿傷未愈,這夫婦二人拖著兩個孩子趕路,實在不便,趙郎中就想抱養一個,並給李山一百兩銀子,作為酬謝。

              一旁的李氏一聽到“一百兩銀子”,眼睛都亮瞭。她把李山拉到一邊,說:“你還猶豫什麼?郎中說得句句在理,再說郎中傢的條件可比我們好多瞭,孩子留在這兒,一點不吃虧。”

              李山嘆瞭口氣說:“那你說,把哪個孩子留下?”

              李氏說:“這還用問,當然是陳宏的孩子瞭。我們還可以得一百兩銀子,何樂而不為呢?”

              李山搖頭道:“這孩子是陳宏臨死前托付給我的,我怎麼能把他賣瞭?你這不是陷我於不義嗎?”

              李氏道:“難不成你還想賣自傢孩子啊?”

              李山皺著眉陷入瞭沉思。想瞭半天,他決定聽天由命,便對郎中道:“兩個孩子,您喜歡哪個,就抱哪個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趙郎中略加思索,將陳宏的孩子抱在瞭懷裡。李山仰頭長嘆一聲:“這是天意啊。”說完,他便從郎中手裡接過一百兩銀子,帶著妻子離開瞭。

              有瞭銀子,李山便雇瞭輛馬車趕路,很快來到瞭嶽父傢,定居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大半年一晃而過。這天,李山正要出門,卻見院外走來一人,仔細一看,竟是陳宏。據陳宏說,李山夫婦剛離開村子,朝廷便請瞭名醫趙郎中來村診治瘟疫。趙郎中聽說得病的村民都住後村,前村沒人得病,便覺得這不像瘟疫,四處走訪後得知,前村村民的用水來自村前的小河,後村村民的用水來自村後的古井。於是,趙郎中來到古井邊查看,這才發現瞭玄機。由於去年村裡死瞭好幾位老人,山上添瞭些新墳,屍體腐爛,又逢多雨,污水順著山脈滲入山下的井中,後村村民飲用瞭這不潔之水才患瞭病。找到原因後,趙郎中對癥施藥,患病村民無不痊愈。

              李山問陳宏,那趙郎中是何長相,陳宏說瞭個大概,李山這才發現,正是自己路上碰到的那一位。陳宏又說,此次前來,是想要回他的孩子。李山心中一驚,忙說:“孩子被你嫂子抱出去瞭,我這就去把他抱回來,你在這兒稍等。”

              李山找到妻子,將孩子抱瞭過來,對妻子說陳宏沒死,來找他們要孩子瞭。妻子忙問他,是不是打算把自傢的孩子抱給他,李山點點頭。

              妻子急道:“你為何不將路上發生的事告訴陳宏?你對兩個孩子可是一視同仁的,當初要是趙郎中挑瞭我傢孩子,那也就挑走瞭,不是嗎?”

              李山苦笑道:“事情的確如此。問題是,人傢會信嗎?你就算有一百張嘴來解釋,人傢也隻會認為,你是為瞭一百兩銀子,賣瞭朋友的兒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妻子哭道:“那你也不能把自己的孩子給他啊。不行,你快把孩子還給我!”說著,她就要伸手去奪李山懷裡的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李山一把將她推開,大聲道:“你聽我說,陳宏若是夠義氣,他今天把孩子抱走,過幾天還會再抱回來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見妻子一臉的疑惑,李山接著說:“陳宏把孩子交給我時,那孩子也是剛出生。今天,我把我的孩子給他,他未必看得出來。但他老婆是細心之人,準能認出這不是自己的孩子,那陳宏必然會抱著孩子回來找我。到那時,我再把路上發生之事,一五一十說給他聽,他才會信。”

              事情果然如李山所料,陳宏將孩子抱回去後,他妻子當天就發現這孩子不是他們的,便又催促陳宏抱著孩子來找李山。李山這才將自己途中的遭遇,原原本本地告訴瞭陳宏,之後便跪在地上,請求陳宏能夠原諒。

              陳宏將李山扶起,感嘆道:“你既然能把自己的孩子送給我,我自然信你。隻是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李山趕緊取出一百兩銀子,塞在陳宏手中說:“你這就去趙郎中的醫館,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趙郎中,並把這些銀子還給他。趙郎中是個好人,他一定會把孩子還給你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陳宏猶豫道:“我怕趙郎中信不過我,你與我同去如何?”

              李山轉身從抽屜裡取出幾張紙,遞給陳宏說:“近幾日我剛好有事脫不開身。這是趙郎中為我內人開的方子,他一看這方子和你給他的一百兩銀子,定會相信你所言非虛。另外,既然村子裡並沒爆發瘟疫,我已和內人商量好要回去瞭,我們村裡見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陳宏點點頭,收下銀子和方子,就走瞭。

              幾個月後,李山舉傢搬回瞭村裡。當天晚上,陳宏在傢為李山接風,李山見屋子裡並無孩子的身影,著急道:“這是怎麼回事?莫非趙郎中不肯把孩子交還?”

              陳宏搖搖頭說:“不是他不肯還,是我壓根就沒向趙郎中開口。那天,我找到瞭趙郎中的醫館,看到趙郎中抱著孩子,又是親,又是笑,想起他不畏瘟疫,冒死來我村診病,救活瞭村裡幾十口人,也救瞭我和內人的命,我實在開不瞭這口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李山沉吟道:“既然你不忍開口,要不我親自去一趟?”

              陳宏擺擺手說:“還是算瞭吧,知道孩子比我過得好,知道孩子有趙郎中這樣瞭不起的父親,我已經知足瞭。何況趙郎中是救死扶傷的好人,於我於大傢都有恩,我不能讓他寒心啊。”